玄灵

画了一个杰佣的情头
(寻找先生的第一次尝试)

前段时间,我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位先生。
她以其高超的技术,迅速将我的两名队友飞天并把我击倒在地。
然后……确认过眼神,是吃杰佣的人QWQ
我当时是一只小狼崽子(唯一欧到的一件皮肤),特乖巧的让先生抱,并且迅速暗示剩下的那个慈善家去修机
结果……结果先生就找了个小角落,把我按墙上一通狂吸(⁄ ⁄•⁄ω⁄•⁄ ⁄)
我那次深深地感受到了观战的可怕,被人看到好羞涩(❁´◡`❁)*✲゚*

我是来找先生的。
我和先生约好了,如果她看到了我发的东西,我就私信去找她!
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大佬,我就只是一个渣渣。
我不知道先生看到后会不会有失望
但我还是想让先生看到我
这个情头,其实也是为了先生画的。今后,我也会努力产粮。
我知道,我的作品并不优秀,但是,能不能求一下小蓝手?说不定,先生就会在谁的推荐里,找到我的存在。

那么,如果先生看到我了的话:先生是否愿意做我的专杰呢?

这么晚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啊。。。无论如何,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з°)-♡

【杰医】为人间瓷化老师的短漫配的文

渣文笔,没能把老师漫画里的感觉表达出来,还拖了这么久QAQ我对不起老师啊。。。

   “杰克先生……血……止不住了。”
   庄园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传来一位女子断断续续的哭泣,好看的小脸早已被泪水覆盖,引以为傲的医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能用颤抖着的双手死死捂住那狰狞的伤口。可仍是徒劳,鲜血还是从指缝间不停流出。
   “没关系,艾米丽小姐。”杰克努力平淡的说道,却还是掩饰不住声音中透出的无力和虚弱,“……这就是‘开膛手杰克’的命运”
   失血过多,精神有些恍惚。左手上绑的指刀尽数折断,面具也早已不知掉到了哪里,鲜血流进眼睛,染的整个世界一片血红。
   杰克索性闭起了眼睛,用左手轻柔的抚在艾米丽的头上,将那娇小的身躯揽在自己怀中。感受最后的甜蜜。
   艾米丽抬头凝视杰克,那个让她不顾一切的参加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杀人游戏也想要见到的人。像是要将他牢牢地永远刻在自己的生命中。
   眼角挂着止不住的泪水,眼中流出的情感快要将杰克淹没。无助、悲伤、恐惧、痛苦、绝望以及深深地留恋和无尽的爱意。
   “别哭了。”杰克用还算干净的右手轻轻的为艾米丽抹去眼角的泪水。在他的印象里,她的眼里应该是充满自信又带着点狡猾的。她会躲在门板后面,等他追过去时用门板将他砸晕;她会在明知他在的情况下,不顾自己安危的冲过去救下被绑在椅子上的同伴却只是为了让其再一次感受绝望。这在杰克之前遇到的所以求生者里是从未有过的。
   那样的她,让他着迷。
   于是他起了兴致,一次次的将她打伤,又一次次的放走她转去追她其他的同伴,把他们一个个放上狂欢椅。
   这么有趣的猎物,一定要留到最后再慢慢玩啊!杰克这样想。
   她总是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救下同伴的希望。因此,当她的最后一个同伴也被他杀死后,他一转身,就看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她没有再为自己做治疗,甚至见他转过身来都没有逃走,像是对一切已然绝望。但她又是那么的平静,连眼中,都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他轻而易举的将她击倒在地,然后将她公主抱在了怀里——对待女士,总要保持绅士风度的。他向着最近的狂欢椅走去,一路上,她都没有任何挣扎,就那么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只是偶尔他向下看去时,却对上了那双刚好向上看的眼睛。尽管两人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但那一瞬间,却已深深烙在了两人的脑海。
   杰克像是突然感受到了怀中身体的柔软,惊讶于女子姣好的容貌。在马上就要到狂欢椅时,却转了个弯,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地窖所在的方向。
   在他把她放到地窖口时,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迅速从地窖逃走了。杰克忽然有些失落,不知是因为没能将所有人都杀死,还是……因为再也不会再见到她。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几天后的游戏中,他竟又见到了她。于是,他再一次极其有绅士风度的将她送进了地窖。然后再一次,然后又一次。
   兴奋,这是杰克原先参加游戏时唯一的感觉。但现在,又隐隐的多了几分期待,期待能够再一次见到那个让他万分好奇的人。
   在某一次的游戏中,两人终于成功的对上了话,还是她先开的口,在他的怀里。“我叫艾米丽,你呢?”
   那柔柔的、软软的声音,带着一点女孩特有的可爱,让杰克一下子沉醉其中。“我叫杰克,艾米丽小姐。”在临分别时,杰克用他那低沉的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回答道。
   从那之后,两人的交谈似乎一下子多了起来。杰克喜欢叫她艾米丽,似乎这样,就能比所有人都离她更近;似乎这样,就能够独自占有她。
   看啊,你们只知道她是个医生,可我却知道她叫艾米丽。
   如果自己是恶魔的话,那她一定就是天使了。杰克想: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天使。
   那时的她,让他着迷;但现在的她,却只让他的心里象刀割一样的疼。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的眼里不应该是这样无助的绝望;她的脸上,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挂满泪水。
   “请问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您笑起来呢?亲爱的艾米丽小姐。”杰克轻轻的笑了。因为不想,不想再让她伤心,不想再看到她现在这样的表情。
   看着杰克的笑容,艾米丽愣住了,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又或者她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愿承认,以致悲伤更甚。
   “请……”艾米丽抽泣了一下,说出自己的希望“请杰克先生……最后叫我一次……艾米丽。”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感觉到她是属于他的,永远都是。
   ……果然是这样吗。笑容里多了几分无奈和不舍,还有……即将永别的哀伤。
   “嗯,艾米丽。”
   “你可不能食言。”
   不知何时卷起的风惊动了落在墙头的乌鸦。女子的哭泣连同最后道别的话语一同消散在了风中。
   “杰克。太狡猾了……”

  恶魔始终不能独占天使啊
   杰克这样想着,意识渐渐地沉入了黑暗

悄咪咪的@人间瓷化 老师一下^_^

2018.4.20     第五斩
试着练习了一下渐变色的过度

第四斩
似乎是只狼的来着

我考试考砸了
非常砸的那种
然后心情崩溃
不知道画的啥
2018.4.18   第三斩

第二斩
自制了一个小书签

【指钟】某一次的轮回

emmmm非常的ooc
如果有看的可能会有后续(一次打完太累了(ಡωಡ)hiahiahia )
可能是个甜饼
顺便做个群宣:欢迎加入东方古街旅游社,群聊号码:637427802

“钟老板,我,我喜欢你!”指挥使站在钟函谷面前,大声说到。头却压的很低,视线也不敢去看那个让自己一见倾心的人,而是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生怕自己一抬头就会看到那人厌恶的目光。

指挥使很紧张,就算是带领神器使深入到满是怪物的交战区时也没有这么紧张过。但他还是来了,哪怕收到的可能是那人的厌恶。如果不来的话,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吧!指挥使这么想着

钟函谷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后辈,平时阳光向上的性格和充满干劲的样子很是招人喜欢,与自己不同。像现在这样紧张的不敢看他,也不让人生厌,反倒平添了一种可爱。

“哦?”钟函谷打趣道,“所以呢?”

他生气了吗?指挥使悄悄往上看了一眼,却是一下子撞进了一双带着笑意的好看的眼睛里。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时,却发现那句话已经说出了口。

“我希望,您能够和我交往!”

……完了完了,这下子彻底完了!他没生气就已经是万幸了,自己怎么还敢这样得寸进尺!赶紧又补充道,“啊,不同意也没关系的,我刚才就随便一说……”

“可以哦。”钟函谷笑着打断了指挥使。

“哈哈是吗!我就知道,肯定不……哎?”


(后面可能会有车。只是可能!)

画的是真心丑。
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几张线稿,接下来想画成圆珠笔画。

各位大佬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提出来~( ̄▽ ̄~)~